(www.ob.com)官方app冬季两项原来这么火

冬季两项?对于这个冬奥会项目,多数中国老百姓认为是“小众”甚至“冷门”,但它实际是北京冬奥会7个大项之一。由于跟踪了北京冬奥会冬季两项11块金牌产生的全过程,记者得以一窥这个项目“受捧”的另一面。

首个比赛日,记者就见识了这个“冷门”运动的“火爆”场景。当天的冬季两项混合接力17时开赛,记者14时出发,经过一次转车、约半小时后抵达场馆媒体中心,才体会到“更有早行人”,当时可容纳220人的媒体中心人声鼎沸,在记者印象中,只有热门的足球赛事才会如此受关注,经过不断寻觅,最后也只好与另一位外国摄影记者分享了一个隔断。

仔细一看,现场多数是欧美记者,记者左手边是路透社摄影师,对面是挪威记者,听不懂的语言满天飞。混采区更是外媒记者的天下。这么多外媒现场采访,无疑是为了满足本国受众关注比赛的需求,而考虑到疫情,这种需求必然是极其强烈,才促使媒体一定要现场参与奥运传播大战。

随着比赛进行,记者注意到登上领奖台的多数是熟面孔,获奖运动员基本来自挪威、法国、瑞典、德国、俄罗斯奥委会、白俄罗斯和意大利队,而他们相应的参赛人数也多,如挪威、法国队各有12名选手,德国、瑞典队各有11人,俄罗斯奥委会、意大利和白俄罗斯队均有10人参赛,他们总人数就占了本届冬奥会冬季两项213名运动员的三分之一强。

经深入了解,这些获奖运动员有亲兄弟、亲姐妹,更多人的家庭成员中有冬季两项、高山滑雪或越野滑雪运动员。官网显示,欧美国家冬季两项选手来源多元,除了运动员,还有学生、老师、警察、军人或海关工作人员,冬季两项群众基础之深厚可见一斑。

由于发源于北欧,冬季两项在一些国家被誉为“国技”。挪威教练埃吉尔·克里斯蒂安森表示,这(冰雪运动)是全民项目,据说(每个人)生来就有滑雪板,“滑雪和冰雪运动是我们文化的一部分”。

关于冬季两项的吸引力,从业者更有话语权。“滑雪和射击动静之间的快速转换,此起彼伏的射击声和观众的欢呼声堪比一场交响乐。”北京冬奥会冬季两项比赛,高峰一场都没错过。

高峰是必胜体育公司首席执行官,承担着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冬季两项比赛设备和软件服务,自从2016年接触冬季两项后,一发而不可收,如今全身心投入冬季两项运动和产业推广。“观众都觉得精彩、刺激,更不用说参赛选手了,非常具有挑战性。”高峰说。

经过连续的现场观赛,记者也逐渐摸索到结合了滑雪与射击特点的冬季两项的魅力:永远充满不确定性。如男子20公里个人赛,有选手第一个冲过终点,但由于脱靶多(脱靶一发总时间加罚一分钟)而被射击精准的后来者超越。如有的项目出发时间有间隔,最早的可能完成了比赛,后面还有才出发的选手,不到最后一刻,结果难料。再比如接力比赛,脱靶则加罚滑雪,也就是说笑到最后的才是胜利者。

18日晚,北京冬奥会冬季两项比赛全部结束,挪威队以6金2银6铜的成绩位列冬季两项奖牌榜榜首,法国、瑞典、德国等队紧随其后。奖牌多说明实力强,而实力强的背后无疑是庞大的运动人口基础。

冬季两项受追捧,固然与一些国家自然条件有关,但项目本身的魅力不容否认,本届冬奥会女子15公里冠军、德国选手赫尔曼就是由越野滑雪转项而来的冬季两项“忠实拥趸”。此外运动传统、普及度高等因素也让这项运动走上良性循环的大道,越受关注、受欢迎则成绩可能越好,反之亦然。这或许是发展任何一项运动的必由之路。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