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女足主帅陈婉婷: 希望将足球作为“终身职业”

她是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的“全球第一位获得男子足球顶级联赛冠军称号的女性足球教练”,“男兵女帅”的故事让她在足坛备受瞩目;她是香港中文大学的高材生,本科和硕士所学的专业却都不是足球,“业余球员”的身份让她的执教生涯更添传奇色彩;她率领着“失血严重”的江苏女足暂居女超联赛第二的位置,掀起了令人侧目的“青春风暴”……她,是来自中国香港的陈婉婷,一个在足坛足够“特殊”,且依然可以创造无限可能的34岁年轻教练。

在江宁足球基地宿舍初见陈婉婷时,她也刚刚搬进这个在南京的“家”没多久。不大的屋子布置得井井有条,而屋里一个显眼的“大件”,是一台烘干机。“我怕虫子”,陈婉婷笑着说。烘干机能尽快晾干衣服,避免环境潮湿生虫。这位备受足坛瞩目的教练,一下子就暴露了自己的“软肋”,而一个热情、健谈和开朗的形象,也就此出现在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眼前。

陈婉婷十三四岁时和足球“结缘”,也有着“小女生”的心态。青春少女时代,大家都会追逐自己的偶像,而陈婉婷的偶像,是“万人迷”贝克汉姆。“我那个时候就觉得贝克汉姆特别帅,好帅啊,然后打定位球直接就进了,好厉害!”陈婉婷说起贝克汉姆,依然不改“迷妹”本色。后来,她就一直追着小贝的球赛看,尽管当时对足球并不是很熟悉,但也一直追,从曼联队追到英格兰队,再接触到英超的很多比赛,越看越多……反正,用她的话来说,“打开今天的新闻,关于足球的都会看。”

初三暑假,陈婉婷家附近有一个类似于女足培训的活动。她拉着一个同学一起去报名,因为怕家里人反对,陈婉婷报名时假冒了妈妈的签名,以此“先斩后奏”过了“家长许可”这一关。“那个时候其实家里还是感觉女生不应该踢球的,应该去学跳舞什么的。”陈婉婷说道。这次培训的教练,后来也带了陈婉婷家所处地区的女子足球队,陈婉婷也自此开始了踢球生涯。

进入高中,学习压力陡增,陈婉婷的踢球频率差不多一个礼拜一次,最多两次。与此同时,自称“不喜欢读书”的她,成绩却非常出色,因为她小时候的性格是“不愿意输”,再不喜欢读书,也要尽力考高分、拿第一。她自己并不喜欢当时的性格,而这样的性格,一开始也体现在了踢球上。“特别烦输球,踢得不好我就想哭,就很讨厌输的感觉,然后也不太懂跟其他队友合作,就觉得自己一个人可以解决很多问题”,陈婉婷说自己性格或者是价值观发生改变,其实也因为足球,“后来当了教练,确实感觉我的人生完全改变,最起码我知道我怎样面对失败”。

后来,陈婉婷考入香港中文大学地理及资源管理学系:“高中要选科的时候比较天真,没有想过将来想做什么,不像现在一些年轻人知道自己将来要走什么路,就选要读的科目。那时候什么都不懂,因为对地理感兴趣,就去报这个专业,然后也进去了。”不过,她大学时代的很多时光,是在球场上度过的:“反正我就天天去踢球,校队、地区队,然后也有机会去中国香港队啊,一个礼拜可能踢六七天。同学要在教室做讨论的时候往往找不到我,因为我在球场。”

大学毕业,陈婉婷果然没有找专业对口的工作,而是先做了青训教练,教小孩踢球,并认识了一些足球圈里面的教练。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位教练问她有没有兴趣去职业队做技术分析的工作。“那个时候对我来讲就很新鲜,也很好奇职业足球队是怎样的,什么是职业足球,然后就很快答应了,去尝试了。其实家里面反对的声音还是蛮大的,但我就说先试一年吧,先做一下,试一下。”而这一试,陈婉婷便一发而不可收:“原来足球的世界是那么大!不止是我们球迷看的角度,还有很多东西在里面。”

从做技术分析员开始,陈婉婷一步步深入到了足球这个行业中去,做青训、做助教,兴趣成了她的职业,尽管苦、累、薪水微薄,她依然感到快乐。现场一个细节也足以证实——即使面对扬子晚报/紫牛新闻出镜女主播这样“足球小白”的“求教”,陈婉婷也非常耐心和温柔地一次次去示范脚弓传球动作,并给予鼓励。

当然,职业足球也是残酷的,她在香港经历了三次所在球会的解散,而她不得不一次次重新找工作。她也想过放弃足球:“但好像也没有准备好去面试其他工作,心里面就不想做,还是想回到足球上。”

而在教练这一行里,她也不断学习,做好了充足的准备。陈婉婷提到了“红裤子”和“学院派”的区别:“很多教练都是从职业足球退下来后当教练的,中国香港这边称他们叫做红裤子,然后我们这些被称作学院派。我作为一个学院派的教练,坦白说不可能比我的球员跑得快,踢球也不可能像他们那么厉害,他们是职业球员,也是男足球员。那我用什么来说服人家,我有能力当教练呢?”

于是,陈婉婷不停涉猎现代足球的各个方面,运动科学、运动医学、大数据等等,而她后来继续在香港中文大学读硕士,专业是运动医学。她也一步一步,考取了A级教练员资格证。专业水准和职业资质都具备了,机会自然也会青睐“准备好”的那一个。恰好,当时香港东方队主教练离队,俱乐部需要从几位助理教练中选一位做主帅,而陈婉婷是唯一有A级证的人。于是,她顺理成章成为东方队的主教练。

“男兵女帅”,陈婉婷开始时压力很大,开会时“手一直在抖”。然后,也慢慢适应了管理球队,学会了应对困难,找到了一些方法。“比如说要跟球员怎样沟通啊,因为每个球员的性格不同,那对有一些人可能你态度要硬一点,有些人要软一点,你要好像带孩子一样跟他慢慢聊。坦白说,我是一个女足业余运动员,我肯定是没有经历过他们所经历的职业球员生涯,但慢慢沟通、了解多了就会知道,球员的看法到底是怎样的。”陈婉婷说道。

谈对足球的兴趣与热爱,陈婉婷几乎没停过笑;但谈到规则或者管理,陈婉婷的神情是相对严肃的。陈婉婷总结了做主教练最关键的几个点——第一,你要相信你的球员;第二,你要公平;第三,你要对这个球队百分之百付出。在陈婉婷的率领下,香港东方队最终在2016年获得港超冠军。陈婉婷也因此拿到了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的“全球第一位获得男子足球顶级联赛冠军称号的女性足球教练”。

外界或许觉得,一位女帅带领男队夺冠,其风格应该较为严厉,实际上,陈婉婷不认为自己是很强势的教练:“因为我觉得时代不同了,你如果不停勉强你的队员做一些他们不想做的事,其实我从来都没看过有好结果。如果你要勉强他,那不如你用另外的方法让他意识到是为他好。”

在香港足坛8年,该经历的基本都经历了,拿到了一些荣誉和奖项,也体会过失败的苦涩。彼时的陈婉婷,选择跳出自己的“舒适区”,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陈婉婷感叹道:“基本上,我在香港如果算是拿到了一点成就,当我离开香港的时候,其实感觉什么都没有。我看到这个世界那么大,而自己很小。”

她接受了女足国少队的邀请,也曾带领琼中女足冲上女甲,更曾参与应聘中国女足主帅……现在,她来到了江苏女足执教。在正式到球队报到之前的隔离期间,她看完了球队这两年来的几乎所有比赛录像,把每个球员的照片贴满了房间来“辨认”。这支年轻的球队在她的率领下,十轮过后排名女超第二位。

谈到自己和球员们的“相处之道”,陈婉婷说:“我觉得我是比较‘温暖’的教练,这在女足中可能会比较重要。女性情绪相对较细腻,很多时候有不少不同的想法,但我会比较照顾大家的情绪,跟队员的沟通也比较多,她们也愿意坦诚地跟我沟通,大家像朋友。”她也很感谢球员们对她生活上的关心和照顾:“球员们会煮面、煮甜品给我,有时还问我有没有涂防晒霜什么的。”

从陈婉婷的话语中,学习、进步,往更高层次去发展,是她的态度以及目标:“足球很多时候没有错和对,足球每一年都在改变,你会看到很多踢得很漂亮、很好的足球,节奏很快的足球,那怎样可以踢到那么好呢?其实当中有很多东西,像我刚刚讲过医学啊、科学啊,然后很多不同的训练方法,其实真的要学的东西很多。我感觉我还有很多空间,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那我觉得,作为一个年轻教练需要有这个心态,然后去推动自己一直在进步。”

陈婉婷对足球无尽热爱,她也自嘲,“除了足球好像什么都不懂”。她希望将足球当做“终身职业”:“当教练确实是一个很不稳定的工作,但目前我没有退下来的想法,我也希望这样可以教到更高水平的足球,然后到更高的舞台。即使将来不当教练,我也希望做和足球相关的工作。”

C其实我还是最爱曼联,但是这几年曼联让我太失望了。利物浦还有曼城,我都喜欢,两位主教练(克洛普和瓜迪奥拉)我都喜欢。

6月9日,安徽省肥西县官亭镇的一家观光农业基地内,游客在花丛中赏花,农户正在采摘新鲜的小番茄供应市场。

据《科学报告》9日发布的一项研究发现,黑素皮质素受体-2(MC2R)基因可能在犬类的驯化中发挥了作用,使它们发展出社会认知技能,与人类交流互动。

据美国《新闻周刊》网站7日报道,一个国际专家小组通过对800份黑猩猩样本中的DNA进行测序,编制出世界上迄今最大的野生黑猩猩基因组目录。

研究人员成功制造出具有高密度NV中心的金刚石,进而研发高精细的NV激光腔,首次通过实验验证了激光阈值磁强计的理论原理。

无论是《终结者》中的反派T-800还是《机械战警》中的英雄警察亚历克斯·墨菲,由生物和人造材料制成的生物混合机器人一直是许多科幻梦想的中心。

复旦大学脑科学研究院/医学神经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杨雄里院士领导的科研团队,首次揭示了一类特殊的视网膜神经节细胞——ipRGC在近视形成中的重要作用。

6月5日,神舟十四号载人飞船成功发射,约7小时后成功对接天和核心舱,航天员陈冬、刘洋、蔡旭哲进入天和核心舱,并将按计划开展相关工作。

由自然资源部第一海洋研究所牵头的“海洋与气候无缝预报系统”大科学计划(以下简称“OSF”)正式获批。

一项近日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的研究显示,人类向大气中排放了如此多的二氧化碳,即使全球排放在一夜之间停止,仍有42%的概率无法实现1.5℃的温控目标。

近日,在南非开普敦举行的世界研究诚信大会上,与会者认为,发达国家科学家所从事的“直升机研究”违反了科研诚信原则,并导致了有违道德的问题。

2021年8月底的一个深夜,北京北四环边,白日的喧嚣已归于平静,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的灯仍然亮着,实验室里静得只剩下呼吸声。

但有些人的过敏症状却没有好转、还是反复发作,因为他们的过敏与季节无关,而是由紧张、压力等不良情绪所导致的。

这项发表在《干细胞报告》杂志上的研究聚焦于一种名为胰岛素受体(INSR)的特殊蛋白质,这种蛋白质普遍存在于大脑脑室下区的神经干细胞中。

近年来,俄利用在粮食作物领域新建的9个实验室,将分子遗传标记、细胞和染色体工程、野生近缘种利用等方法引入育种过程,使育种学和种子生产竞争水平有了很大提高。

瑞典卡罗林斯卡学院研究人员开发出一种微型传感器,可在几分钟内检出水果上的农药。

6月8日,由一汽解放自主设计研发的国内首款重型商用车缸内直喷氢气发动机成功点火并稳定运行。重型氢气发动机作为商用车零碳动力的生力军,是实现交通领域“双碳”目标的核心途径之一。

研究人员指出,燃烧化石燃料运输和发电、制造水泥、毁坏森林等诸多做法都会导致大气中CO2浓度增加。

这使他们能检测返回到超导体的安德烈夫反射量,同时保持与单个原子相当的成像分辨率。

“我们还发现,石峁人群与同样生活在龙山时代而非仰韶时代晚期的黄河中下游古人群,有着更为紧密的遗传关系。”

今年高考第一天,首位AI数字人考生度晓晓作答的议论文刷屏。不仅如此,在百度文心千亿大模型的加持下,度晓晓仅需40秒就能写出40多篇命题作文。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